行业分析

共享汽车EZZY一夜间倒闭 到底发生了什么?

字号+ 作者:David 来源:未知 2017-10-28 02:05 我要评论( )

用户在EZZY接待室门前拉横幅 公司解散了! 10月23日晚上,正在外出差的EZZY员工王芳正打算休息,却突然收到了同事发来的消息,CEO付强刚刚宣布公司即将解散,明

用户在EZZY接待室门前拉横幅
用户在EZZY接待室门前拉横幅

“公司解散了!”

10月23日晚上,正在外出差的EZZY员工王芳正打算休息,却突然收到了同事发来的消息,CEO付强刚刚宣布公司即将解散,“明天所有人都不用再上班了。”

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公司的微信群里就不断有员工被踢出,她的微信也被各种消息轰炸,一些朋友和用户也纷纷打来了电话,质问公司情况和押金事宜。

诡异的是,EZZY员工甚至其它管理层都未提前得知公司要解散的消息,CEO付强删除了大量原先添加的媒体微信,同时不接听电话,处于失联状态。而更惨的是EZZY用户,他们中的标准会员需要缴纳2000元押金,VIP会员则是每月缴纳1200元的会员费,EZZY解散之后,用户上千甚至上万的押金和账户余额能否退还悬而未解。

今年5月,EZZY刚刚在北京希尔顿酒店高调举行战略发布会,宣布全新的品牌形象、产品和车型上线。EZZY创始人兼CEO付强在发布会上表示,“如果说这是一次新品发布会的话,我更愿意把今天当成是一次告别会,当成是一次‘追悼会’,这是一次与过去的告别。”

一语成谶,短短五个月之后,EZZY便突然宣布解散,付强也难觅踪迹,留下毫不知情的员工和维权无门的用户。

离奇的解散

10月24日晚,新浪科技联系到王芳时,她当天已经接到了不下20通电话,“都是打来问为什么解散和后续怎么处理的,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受害者”,她委屈的向新浪科技说道,语气中透着疲惫。

虽然此前与CEO付强打过不少交道,同时也在公司举足轻重的部门中任职,王芳却与众多用户一样,对解散一事颇为诧异,对前因后果也毫不知情。

“我们每个月15日发工资,9月的已经发了。如果不是同事告诉我要解散了,我也不知道,真的是毫无征兆。现在只知道公司解散后成立了个清算组,但员工安置问题还不知道怎么处理。有人想重新找工作办理离职证明,也不知道找谁。”王芳说,目前员工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不过曾在EZZY任职的地勤人员李明发现了一些端倪。

起初,包括李明在内的30多名地勤人员在EZZY从事车辆调度、维修保养等工作。他告诉新浪科技,本来是每月20日发工资,但8月、9月连续两个月都延迟到28日、29日才发,同时以各种理由克扣工资。

有些地勤选择了辞职,而剩下的则选择在10月1日举行罢工,不过当天即被EZZY宣布开除。这些人员并不是EZZY直接招聘的员工,而是EZZY委托一个保安公司与这些地勤人员签订的合同,对于未发放的工资,目前EZZY和保安公司暂未对李明等人给出说法。

李明向新浪科技表示,EZZY此前获得的4000万元融资其实早就花光,投资人最近也对EZZY不太满意,不过他也表示对具体内情了解不多。

10月25日上午,新浪科技来到了EZZY的办公地点——北京海淀区方圆大厦优客工场。EZZY在三楼的办公区已经无人办公,只有清算小组的少数人留守,优客工场在二楼专门为EZZY准备了一间会议室作为前来讨要说法的用户的接待室。

EZZY清算接待室EZZY清算接待室

在一个多小时的等待后,新浪科技见到了两名自称为EZZY清算组成员的员工。其中一名向新浪科技透露,EZZY解散的原因为融资不顺,资金链断裂。她也表示除了本该10月15日就发放的工资延迟了几天之外,并没有公司要倒闭的前兆。

对于付强的失联,她向新浪科技透露,付强目前是清算组的组长,在23日晚宣布公司解散后,付强在24日还露面为清算组召开了会议,而随后则主要以电话会议为主。

多次转型的付强与EZZY

付强多次在公开场合说出的这句话让其毁誉参半付强多次在公开场合说出的这句话让其毁誉参半

EZZY为北京大梦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共享汽车App,不过EZZY却不是大梦科技的第一款产品。

大梦科技成立于2014年7月,创始人兼CEO付强曾在海外留学并从事金融工作多年。回国后在银河证券做投行部副总裁,负责IPO项目,后来又选择离职创业。

“离开的原因就是我认为在银河证券我屈才了,我完全可以做一家我心目中优秀的公司。”离职后的他面临老本行的金融和互联网两个选择,而他觉得做金融正经惯了,做互联网更酷,就创立了大梦科技。

在他看来,做互联网要么做社交,要么做电商。而他认为电商资产太重,就选择了社交。而在社交中已经有微信,要避开强关系链,于是他就定下了弱关系链社交的方向。

成立当月,大梦科技就获得了联创策源20万美元的天使轮投资,估值300万美元,当时付强打算做的是一个类似微聚的App,促进陌生人线下见面、交友、约会等。不过两个月后,他就改变了想法,将产品方向重新定位。

付强认为,陌陌和微聚的产品设计是促进陌生人的线下聚集,最终却将弱关系做强了,这是错误的,增加了用户关系转移线下的成本和风险。而他在新的产品设计中通过采集用户喝咖啡、去健身房等碎片化的事件来完成与陌生人的交流,可以随时随地的结束会面,“弱到没有关系才是最好的”,于是一款名为即兴的App最终上线,而为了强调弱关系,即兴App用户的资料可以选填,甚至互相都看不到对方的头像和照片。

但在20万美元的融资耗尽之后,这款产品并没有在陌生人社交领域里对陌陌和微聚造成大的威胁,大梦科技的方向再次迎来了转变,而这次则是跨行业:从社交转向共享汽车。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